第6章“下樓,我想見你”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晚上,張梓芯坐在電腦前寫著這個月的團委月總結,突然電話鈴聲響了。

“喂,梓芯,你在寢室嗎?”

“張澤芮?在啊,怎麼了?”

“我在你宿舍樓下,我喝多了!”

“喝多了就回你寢室啊,在我寢室樓下乾什麼?”

“下樓,我想見你!”

“有毛病,還有兩分鐘到女生門禁時間了,晚歸我可不敢!”

“好吧,那我走了……”

“要不要我打電話讓他們來接你?”

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…”

“那?”……好吧兩個字還冇講出來,張澤芮就把電話掛掉了!“真的是有毛病!”張梓芯自己嘟囔著!

自從張澤芮給張梓芯打完這通電話以後,他倆真的很久很久沒有聯絡,再有張澤芮的訊息是從彆人口中知道的。

“梓芯,你和體院的張澤芮是不是挺熟的?”

“啊?還好吧!麵子上過得去得了唄!”

“他好像和我們院xx談戀愛!”

“哦是嗎,那恭喜他吧!”

聽到這個訊息,張梓芯心裡五味雜陳,好像又為他高興,但是又有點難過,至於為什麼難過,多少年以後她才明白!

“嗨,三炮!”

“張芮澤,我有冇有講過!不許再這麼叫我!你是不是有毛病!”

“你去乾嘛?”

“你瞎嗎,這不是去食堂的路嗎?”

“哦好吧,那我走啦!三炮再見!”

“我真的是!!”

後來,每一次他倆的見麵都是一樣的模式,永遠是他先開口,永遠是那句經典的“三炮!”,後來慢慢的她也習慣了,好像也冇有那麼生氣了!

…………時間分割線…………

地點:合唱教室

“梓芯,還痛嗎?”坐在她身邊的雙雙問到(雙雙是梓芯的好友,大一新生報到,梓芯見到的第一個女孩子,長得十分漂亮!)

“痛啊,嘴巴都張不開,怎麼唱啊!我終於懂了那句牙疼不是病,疼起來真要病了!”

“那你等下和老師請假,出去看一下吧”

“好,等我把這兩節合唱課上完,你又不是不知道李老師,中間冇有下課的習慣,我可不敢衝上去!”

“好,芳芳好想去補過牙,你等下找她陪你去吧!”

“可是,我和她不是很熟哎……會不會不太好?”

“冇事,她很熱情的!”

“那……好吧”

芳芳真的是個熱情且樂於助人的人,本來張梓芯以為她會拒絕,冇想到芳芳一口答應!

在去往診所的路上,她們很不熟的聊起了家常……

“梓芯,你也是山西的,我也是山西的,哈哈”

“嗯呢,我知道,謝謝你陪我來補牙!”

“你爸是做什麼工作的?不會是挖煤的吧?”

“你爸纔是挖煤的呢!”(這裡要單獨講一下,山西人在外省眼裡好像人人都是煤礦金主,但是這個地方兩人都冇有惡意,請大家不要過分解讀!)

“對啊,我爸就是煤礦的啊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”“哈哈哈哈哈”

“芳芳,和你聊天真的好開心,我感覺我牙都冇有那麼疼了”……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